中国政府网 | 中华人民共和国生态环境部 | 湖南省政府门户网站

省第一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向长沙市反馈督察情况

湖南省生态环境厅  时间:2021-03-01 15:00   【字体:    

为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按照省委、省政府统一部署,根据《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工作规定》、《湖南省环境保护督察方案(试行)》等有关规定,2020年10月26日至11月9日,省第一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以下简称督察组)对长沙市省级环境保护督察整改情况开展了“回头看”,并统筹开展城乡环境基础设施建设专项督察。经省委、省政府批准,督察组于2021年2月28日向长沙市委、市政府进行反馈。省委常委、省政府副省长、长沙市委书记吴桂英出席沟通见面会。长沙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夏建平主持督察情况反馈会,督察组组长罗海艳通报督察报告,受长沙市委书记吴桂英委托,长沙市委副书记、长沙市政府市长、湖南湘江新区党工委书记郑建新作表态发言。张在峰副组长,省督察办有关人员,长沙市委、市政府有关领导、有关部门和各区县(市)党政主要负责同志等参加会议。

督察认为,长沙市委、市政府深入学习贯彻落实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牢固树立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发展理念,切实增强“四个意识”,做到“两个维护”,坚决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督察整改工作取得较好进展和成效。

努力扛起生态环境保护政治责任。长沙市委、市政府坚持把生态环境保护工作作为重大政治任务来抓,纳入经济社会发展总体布局,将污染防治攻坚战任务完成情况纳入对区(县、市)、相关园区的绩效考核。市委、市政府主要负责同志坚持担总责、抓统揽,带头落实“党政同责、一岗双责”,多次召开会议进行研究部署,推动重点工作落实落细。市人大、市政协把打赢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作为立法监督、执法检查和政治协商、民主监督的重点领域,着力推动突出生态环境问题有效解决。区县市及有关部门主要负责同志切实肩负起第一责任人责任,带头深入攻坚一线,协调推动各项任务落地见效。

坚决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一是“长沙蓝”逐渐成为常态。成立了以省委常委、市委书记为组长的高规格蓝天保卫战工作领导小组,大气污染防治取得明显成效。截至2020年11月6日,全市空气质量优良天数累计281天,较上年同期增加46天;优良率达90.4%,较去年同期提高14.54个百分点。长沙市首创空气质量“点长制”,雨花区“点长制”工作经验向全国推介。二是主要水质监控断面达标率100%。三年来共铺排“一江六河一湖”综合治理任务791个;率先在全省实现建制镇乡镇污水处理设施“全覆盖”。2020年1-9月,全市26个国、省控监测考核断面平均水质优良率均为100%,51个市控断面水质达标率均为100%。浏阳河入选全国首批示范河湖。三是净土保卫战扎实推进。实施了一批重金属污染治理项目,积极开展污染耕地安全利用和农业面源污染防治工作,全面实施农村环境综合整治,提前完成650个行政村整治任务,形成了“政府主导、村民自治、城乡统筹、科学发展”的“长沙模式”。

持续巩固共治共建共享大环保格局。一是强力推动突出环境问题整改。目前,中央环保督察及“回头看”、省级环保督察共交办3639件信访件,绝大多数办结。中央环保督察及“回头看”、长江经济带生态环境警示片、全国人大水污染防治法执法检查、省级环保督察等中央和省级督办交办问题整改取得较好成效。通过强有力的整改,长株潭“绿心”违规建设项目等一大批突出生态环境问题得到有效解决。二是生态环境保护水平不断提升。开展非煤矿山专项整治,关闭退出非煤矿山企业110家,修复废弃露天矿山101.68公顷。坚决落实长江禁捕退捕要求,湘江及主要支流禁捕退捕工作积极推进。加快国家生态园林城市创建,湿地保护率达76.66%,森林覆盖率55%。望城区、宁乡市获评国家生态文明建设示范区(市)。三是生态环境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水平逐步提升。长沙市率先出台《长沙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科学编制“三线一单”,划定并严守生态保护红线,依法核发和登记排污许可证14708家。完成生态环境机构监测监察执法垂直管理制度改革。建立和实施环评审批正面清单和监督执法正面清单,完善环境监测网络体系。

督察指出,长沙市督察整改虽然取得较好进展和成效,但督察“回头看”仍发现一批政策措施落实不到位、日常监管不力、整改不严不实等问题。一些地方和部门面对突出生态环境问题整改畏难不前,缺乏主动担当精神,群众身边突出环境问题整改没有达到预期目标。

一是工作主动性不够,生态环保责任压实不够到位

思想认识需进一步深化。推进落实生态环保督察整改过程中,少数党政领导干部认识不深、重视不够,有的基层党委、政府缺乏持之以恒的精神。在对待督察整改过程中,重点关注已有问题的整改销号,举一反三不够,主动发现和解决突出生态环境问题的积极性不高,在保持生态文明建设和生态环境保护工作定力上有所放松。各区县市在制定省级环境保护督察整改方案时重视程度不一,开福区仅对市委市政府整改方案中明确由其牵头的4个任务制定了整改方案,长沙高新区仅有任务分解表未制定整改方案。

环境质量需进一步改善。大气污染防治压力传导层层递减,“六控”、“十个严禁”落实不够,环境空气质量改善任务重,2020年1-9月,长沙市环境空气质量综合指数和同比改善率排名全省靠后。捞刀河水质有反弹现象,2020年国控考核评价断面捞刀河口出现3次月度水质较上年同期下降且超III类的情况;沩水流域水环境质量压力大,流域污染负荷重。责任体系需进一步完善。基层党委、政府生态环境保护属地责任、生态环境部门统一监管责任、相关部门监督责任划分不明确,机制体制还没有理顺。生态环境综合执法队伍与行业主管部门、其他综合执法队伍的协调联动机制还不健全。区(县、市)生环委会(办)的作用发挥不够,队伍建设还要加强,与区(县、市)党委、政府的工作协调机制还需要进一步优化、融合。

二是突出生态环境问题整改不力,部分问题整改不严不实

岳麓山风景名胜区违规问题整改不力。2019年6月,国家审计署驻长沙特派办审计指出岳麓山风景名胜区有违规建设项目问题。督察“回头看”现场检查发现,岳麓山风景名胜区违规问题依然存在,核心景区内仍然存在与风景名胜保护无关的经营性项目,岳麓区人民政府和岳麓山风景名胜区管理局未能严格落实管理职责,整改工作不严不实,监管不到位,长沙市相关部门督促整改不力。

长沙县青山铺镇宏旺矿业环境问题整改不实。2018年中央生态环保督察“回头看”交办我省254个重复投诉件反映了长沙县青山铺镇宏旺矿业非法建设、越界开采、粉尘污染等问题,长沙县于2018年11月上报办结,2019年11月上报销号。“回头看”督察发现,该企业仍在非法生产,生态环境问题突出;长沙县人民政府及相关职能部门管理失职,监管缺位,措施不力,整改不实。

生态环保督察整改销号标准不高。省级环保督察反馈意见指出的苏托垸污水处理厂建设问题,长沙市2020年6月上报完成整改销号,但现场督察发现实际情况未达到整改销号(行业)标准,仍处于调试运行阶段。2017年中央环保督察交办信访件反映的宁乡县道林镇鑫星村乱采乱挖、生态破坏问题,当地上报办结销号,现场检查发现未按照治理方案实施到位,山水冲刷土壤等问题仍然存在,生态复绿效果不佳,直至督察进驻时才整改到位。

部分环境治理项目进展滞后。中央环保督察反馈意见指出的长沙铬盐厂治理项目,应于2021年完成土壤治理和修复;铬污染土壤修复项目于2019年动工,地下水修复工程尚未动工,要完成铬盐厂土壤和地下水修复,任务依然十分繁重,风险防控仍有压力。浏阳市永和镇宝山村铁山村遗留工业场地受污染地块土壤修复治理工程和原七宝山乡磺矿矿渣废水污染土壤治理修复工程虽然完成了工程验收,但仍未完成环保竣工验收,且宝山村铁山村土壤修复治理工程生态修复进展滞后。雨花区跳马镇新田村生态修复6个项目施工作业面大,项目计划应在2020年11月底前完成,但实际进度滞后。

交办信访件整改不彻底、污染反弹。2018年省级环保督察群众投诉反映的宁乡市灰汤镇长沙市黄氏集丰建材有限公司存在非法洗砂行为问题,当地上报整改办结,现场督察发现该企业仍存在非法洗砂行为,洗砂泥水直排外环境,存在污染反弹现象。2018年中央生态环保督察“回头看”群众投诉反映的浏阳新松矿业公司环境问题,当地上报办结。现场检查发现,浏阳新松矿业公司林地手续一直未办理(未批准),环评设置的500米防护距离内仍有住户未搬迁,含泥沙废水直排外环境,现场湿法作业设施不完善。

三是部分行业监管不到位,环境污染问题比较突出

施工工地扬尘防控“6个100%”落实不到位,监管不严,效果不佳。岳麓区中铁城建人工智能科技园安居工程、天心区湖南祉瑞房地产有限公司医博园建设项目、长沙市开福区沙河城四期3区A地块建设项目、芙蓉区中房瑞致小区5号地块建设项目工地黄土大面积裸露,“6个100%”基本未落实,环境污染问题突出。雨花区圭塘河井塘段城市双修及海绵示范公园建设PPP项目的“6个100%”均未落实,弃土砂石随意露天堆放在圭塘河旁,施工废水直排圭塘河。长沙市高新区、望城铜官园区等多个项目工地裸露黄土没有覆盖,扬尘污染防治问题突出;开福区湘江北路沿线施工车辆脏污,夜间施工激起大量扬尘,部分渣土车封闭不严,造成沿途渣土外泄,道路扬尘加剧。

采砂采石行业部分企业存在证照不全,环境管理不规范,生态环境问题突出。岳麓区玉江矿业有限公司在其证照有效期到期之前就违规超面、超量开采砂岩,在其采矿证2015年10月到期,岳麓区政府2016年10月对其依法关闭后,仍以生态修复的名义大搞非法生产,未起到生态修复效果,反而生态破坏面积持续扩大延伸。望城区乌山镇袁罗军洗沙厂无证照手续,非法洗沙经营,隐蔽作业,污水直排,属地监管缺失。望城区泽禹建材公司环境管理混乱,厂区内砂石废水收集不到位,无组织泥沙废水排放至湘江,该公司砂石骨料项目“未验先投”。岳麓区南山地产白鹤天池项目以开发建设房地产为名,行采石制砂之实,造成生态破坏。混凝土、沥青搅拌项目无组织排放严重,群众反映强烈。雨花区跳马镇及周边有混凝土生产企业10余家,在抽查其中海力嘉业混凝土有限公司、腾瑞混凝土有限公司时发现,企业自行监测不规范,无组织排放严重,环境管理不规范,厂区污水横流,运输道路扬尘污染严重。望城区湖南铜旺三合实业有限公司水稳站项目环评批建不符,违规进行石料破碎加工生产。湖南宁石建设开发有限公司沥青搅拌站无相关部门审批手续,污染防治设施简陋,大量原料砂石露天堆放,废气及扬尘排放严重。

环境污染排放监管不够严。2020年生态环境部臭氧污染防治帮扶组在长沙共计确认问题企业383家。2020年省生态环境厅组织了涉重金属企业排查整治,长沙有12家涉重企业环境问题突出,整改措施不到位。现场督察发现,在月湖公园靠藏珑小区侧发现一根直径约30厘米的白色塑料管正在向月湖排放来源不明黑色污水,水体黑臭,影响周边群众生产生活。湖南绿色再生资源有限公司废旧塑料洗塑工段产生的洗塑废水应进入废水收集池,现场检查发现回用泵不能正常使用运行,导致洗塑废水超标溢流,环境管理不规范。

危险废物管理监管不够到位。科研机构实验室危废管理存在隐患。有的教学、科研机构实验室废水处理设施运行不正常,危险废物管理不规范。汽车4S店涉废机油的管理问题比较普遍。督察过程中,抽查了长沙县申湘汽车天衡有限公司、雨花区万家丽南路长沙恒信奥龙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发现未落实危险废物转移联单的规定,涉嫌多次非法转移危险废物。部分涉危废企业危废管理意识淡薄。现场检查长沙经开区湖南怡永丰包装印务有限公司,其危废暂存间正在扩容改造,危险废物随意堆放、贮存在厂区外无标识无防护的简易工棚内,危废与一般固体废物共存。长沙经开区长沙探矿机械厂非法建设“云仓”等2个新厂房进行生产经营,老厂和新厂产生的废机油、废油桶、机械加工边角料等危险废物随意露天堆放,环境风险突出。

四是部分领域投诉居高不下,群众身边环境问题未得到有效解决

中央环保督察及“回头看”、省级环保督察群众集中关注、反复投诉的垃圾污染、噪声污染、油烟污染等问题仍然大量存在,严重影响人民群众的身心健康和生产生活。

生活垃圾污染问题依然突出。此次督察“回头看”交办信访举报件中,涉及垃圾污染投诉有112件,占24.89%。麓枫和苑公共垃圾站、麓枫和苑三期拆迁区域及后湖综合整治配套(二)项目地块垃圾场、长沙县黄兴镇中心小学附近垃圾中转站管理不到位,环境污染问题突出。自然岭路422号生活垃圾收集站点无防护措施,影响居民生产生活。东风路东风二村3栋居民与垃圾共生存,安全隐患极为突出。长沙县家和院小区10栋旁垃圾场污染严重,监管严重缺失,群众反映强烈。

噪声污染投诉量居高不下。长沙市社会生活噪声、交通噪声和建筑施工噪声问题日益凸显,前3次环保督察数据统计显示,全市噪声类污染投诉件共计1270件,占比36.26%;2020年1-9月长沙市噪声投诉1380件,占比35.98%,此次督察“回头看”噪声投诉占比41.33%,特别是高速公路、城市高架桥、城市快速线等重要交通设施噪声严重影响周边居民生产生活,还要进一步加大解决力度,攻坚克难。

督察还指出,近年来,长沙市不断加大城乡环境基础设施建设投入力度,推动解决了一批突出生态环境问题,但仍然存在城乡环境基础设施建设滞后、管理不到位、运行不稳定等问题。

部分污水处理设施建设滞后,运行管理问题突出。长沙经开区星沙污水处理厂18万吨处理量满负荷运行,已无接纳余量。《湖南省城市地下管线普查工作实施方案》贯彻落实不够到位,至今尚未完成污水管网普查,进度滞后。部分污水处理厂进水浓度不高,影响处理效果,长沙市敢胜垸污水处理厂、宁乡市污水处理厂、长沙县城南污水处理厂等3个城市污水处理厂和57个乡镇污水处理厂平均进水COD浓度不足100mg/L,其中有11个城镇污水处理厂不到50mg/L,相关区域雨污分流和管网配套有待进一步加强。

城乡垃圾处理设施建设滞后,现有设施处理能力不足。长沙市垃圾填埋场渗滤液处理设施运行因停电造成停产时间较长,正常运行时处理量超过设计处理能力。长沙市生活垃圾深度处理(清洁焚烧)项目日均焚烧处理生活垃圾达6000余吨,现已满负荷运行,目前每天仍有1000余吨生活垃圾需要通过卫生填埋处理,亟待提升焚烧处理能力。垃圾前端分类工作不够彻底,末端处置成效不够明显,仍有部分地区存在垃圾无序焚烧现象。浏阳市城市生活垃圾填埋场严重超负荷运行,现库容仅能使用1年半时间,处置能力严重不足,现阶段推进填埋场二期建设、各乡镇分散处置等措施并不科学,须破解邻避效应难题,推动垃圾焚烧处理厂的建设。根据长沙市2020年渣土消纳建设任务目标,城区内五区与长沙县全年计划建设渣土消纳场容量2500万立方米,但各区县实际建成规模与年度计划目标相比还有缺口。

黑臭水体治理返黑返臭,存在污染反弹现象。长沙市大部分老城区仍采用“雨污合流”排水制,尽管对合流制污水进行了截流,但由于截流倍数和污水处理厂处理能力不足,一到雨季,无法处理的合流制污水容易溢流进入外环境,流动自净能力变差,易引发水体黑臭。天心区湘江A段黑臭水体的1#和2#支流,均有生活污水溢流问题,底泥淤积发黑,有翻泥现象,沿水体周边散户生活污水未进行截污,存在返黑返臭问题;暮云经济开发区伊莱克斯大道、暮云大道等道路配套污水收集管网没有投入运行,黑臭问题尚未得到解决。岳麓区麓山南路1048号水体(望兴桥—王家湾水系)列入2016-2017年度市政府整治的城市黑臭水体清单,2016年岳麓区住建局对渠道开展了整治并验收,但由于前期改造过程中,仅对三个农安小区及藕塘村散户的生活污水以一体化设备进行处理,治标未治本,加之截污、清淤疏浚不到位,导致水体返黑返臭,群众反响强烈。

智慧建设增效工程能力建设不足,信息化监控水平不高。乡镇污水处理设施智慧建设严重滞后,浏阳市、望城区、岳麓区、开福区、宁乡市的乡镇污水处理设施基本未配套安装污染物在线监测设备,46个(浏阳34个、开福2个、宁乡10个)乡镇污水处理厂未相应安装视频监控设备。由于地下管线(污水管网)普查滞后,污水管网GIS系统也无法推进,污水处理智慧监管平台难以实施。城市供水水量水质监管平台也尚未进入实质性进展阶段,工作滞后。已有的行业监管平台,未进行整合,不能满足“互联网+政务服务”工作、“放管服”改革等要求。

督察强调,要进一步深入学习贯彻落实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习近平总书记考察湖南重要讲话精神,落实“三高四新”战略,切实扛起长沙作为省会城市在全省生态文明建设和生态环境保护领域的政治担当和历史使命,全面推进突出生态环境问题整改并取得实效。要依法依规推动生态环境保护责任落地,对落实整改责任不力,特别是敷衍整改、表面整改、假装整改等生态环境保护领域形式主义和官僚主义问题,严肃、精准、有效问责。

督察要求,长沙市委、市政府要根据督察“回头看”及专项督察报告,抓紧研究制定整改方案,在30个工作日内报送省委、省政府,抄送省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并在6个月内报送整改落实情况。整改方案、整改落实及问责情况要按照要求,及时通过省级和市级主要新闻媒体向社会公开。

督察组还对发现的生态环境损害责任追究问题进行了梳理,已按程序移交长沙市委、市政府处理。

省第一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向长沙市反馈督察情况

14658474